最近动态
旬河大桥通车啦……
旬阳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工程提前通水试运行
县政协召开旬阳文史第十辑(旬阳故事)发行座谈会
救援一线 旬阳民警用双手刨出被困群众
旬阳县赵湾镇着力构建油用牡丹产业新体系
旬阳:通村公路多处山体滑塌 公路部门积极抢修
上一页
1
...
新闻详情
“中国淘宝第一村” 义乌青岩刘村的变迁史
 二维码 467

 作为当年的“中国淘宝第一村”,义乌青岩刘村是互联网中那座庞大虚拟交易城的现实根基之一,也是义乌乡村“触网”的一个样本。
  
  青岩刘村不大,但却有两百多栋“仓库”。在这个舞台上的人来人往,以及上演着的一场场店主淘汰赛,无一不折射出中国电商世界的风云变幻。
  
  2010年,借着互联网的“风口”,淘宝店主们在青岩刘村贡献了近20亿元交易额。如今,金冠店主们却在离开,虽然有更多的新人仍然前仆后继地涌来,但前辈们的成功似乎很难“复制”。
  
  有人认为,淘宝村正在衰落,也意味着网络创业将陷入低谷,因为优势资源已被少数人占据。在这样的环境中,创业者是否就注定只有失败呢?当外部优势一去不回,真正决定成败的,还是只有创业者自己。
  
  2009年1月13日
  
  靠着999.6亿元的“风口”

  
  淘宝网在2008年成为中国最大的综合卖场,当年交易额为999.6亿元,这一数字强烈刺激了创业者们的神经。此时更是马云宣布“淘宝免费三年”的最后时刻,抓住了这条C2C的尾巴,也许就能抓住成功。
  
  2008年,王军加入义乌青岩刘村的创业大军时,他大学还没毕业。时机最重要,王军没怎么准备,揣着2000元钱,骑着自行车拐了一个弯,就进了隔壁的青岩刘村准备创业。
  
  此时的青岩刘村才刚刚完成旧村改造,村里全是空置待租的新楼房。义乌的小商品“家底”,村子旁坐落着的义乌最大的货运市场,再加上2008年淘宝999.6亿元的年交易额——青岩刘村顺水推舟地走上了“淘宝村”之路。
  
  当年,300元可以租下一个4米乘4米的单间,再拉一根网线连接到从二手店淘来的电脑,就可以开张大吉了——这是青岩刘村淘宝店主的标配,全部搞定也不过500元花销。
  
  王军也不愁没钱进货。由于店家扎堆,嗅觉灵敏的网货供应商早就进驻村子,抢占了所有一楼店铺。王军租下的楼房,底层就是一家小饰品的供货商。王军走进店里,刚刚表明自己新开了一家网店,供货商老板就立刻向他推荐了多款网络中的“爆款”。
  
  那时王军们享受着供应链完备的优势:供货商主动承诺王军可以只买样品,按订单提货,卖不出还能退货,甚至还能“代客发货”,负责产品的网上售后!
  
  村里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全国各地的创业者闻风而来;载着各色货物的快递车辆又从这里鱼贯而出,奔向全国;而弥漫在空中的,则是象征着交易往来的淘宝旺旺独特的“叮咚”声。
  
  2009年高峰时,青岩刘的常驻人口达到8000人,甚至一度接近一万人。尽管租房的店主之间并没有多少直接交流,大家通常都各自呆在房中维护网店,但王军能感觉到“拥挤”。有一天夜里两点,王军处理完最后一单,正准备休息,突然旺旺又响了。王军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从狭窄的床铺上弹起来,回到电脑旁才发现,原来是隔壁卖家居用品的旺旺在响。“因为怕错过任何一条留言,大家都默契地将电脑音量调到最大。”
  
  线下链条的畅通在线上得到了最迅速的回应,王军的店铺在上线的第一天就成功交易五单,三个月信用级别就从零蹿到四钻。但更大的“神话”在青岩刘村的店主间流传:两天卖出一个双皇冠!吃夜宵的店主们偶尔围坐在一起笑谈:简直不给刷信誉的一点脸面。
  
  这就像一场不成文的竞赛,店主们不断刷新纪录:一个月人手翻倍;四个月从租一间房到盘下整层楼;半年里座驾从自行车换成小轿车……到后来连房东们都觉察出“潜规则”,如果一栋楼里有个皇冠店家,他的旺旺必定响个不停,其他人就不太愿意租楼里的其他房间,担心影响自己休息。于是有的房东专做新手生意,在招租启示上写着:新手聚集,身体生意双丰收。
  
  “其实应该叫电商村。”一手推动了这个义乌乡村触网的青岩刘村村民刘文高,很不满大家只看到淘宝,“村里只做淘宝的人,占比可能不到20%。”
  
  的确不只有淘宝。借着电商的势头,青岩刘村组建起了完整的电商链条:生产商、供应商、店铺美化装修公司、淘宝模特公司、包裹包装材料公司、快递,甚至还有电商培训等等,店主仅是生意中很小的一环。
  
  青岩刘村的店主们在淘宝上成绩颇丰,村里开出的2000多家淘宝店中,出过4家顶级金冠店铺,但2009年青岩刘村约8亿元的交易额中,大多数却来自链条的其他环节。
  
  每年春节一过,青岩刘村就会送走一批“老店主”,迎来一批新店主。细看那些离开的皇冠和金冠店主们,他们往往身兼“数职”,业务几乎渗透了整个产业链——
  
  事实证明,只有那些敏锐且迅速行动改变角色的创业者,才有可能在青岩刘的淘汰赛中“适者生存”。
  
  2010年11月11日
  
  跟着“双十一”有肉吃

  
  自2010年开始,淘宝商城(2012年改名为天猫)的“双十一”促销活动在互联网爆发,单日成交额9.36亿元。2011年更达到33.6亿元。由此,拉开了电商B2C的大戏。当年,在青岩刘村成立的电子商务公司几乎超过了往年的总和。
  
  李莉看准了电商可以缩减中间渠道的优势,2008年,她初开网店时就准备直接从厂家拿货。没想到却碰了一鼻子灰。
  
  由于曾在义乌国际商贸城的工厂店铺当营业员,李莉自认为能找到路子。她自信满满地走进熟识的工厂店,就看到老板热情地迎过来——谁知招呼还没打上,店主却径直绕过她,握住了她身后印度客人的手。
  
  相比中国脸孔,所有老板都喜欢迎接外国客,那意味着量大、利润丰厚的外贸单。李莉坐了半天冷板凳,终于有机会与老板面谈,对方一听说是做淘宝的,就拉下了脸,“一次拿货只要十个左右,量太小了,我们不做。”
  
  这次碰壁让李莉意识到只开网店不靠谱,她利用自己以前的人脉,迅速做起了混批生意,专为淘宝小店主供货。这种小额批发,发展到后来就是青岩刘村的网货超市。同时期“改行”做批发的还有吴庆伟夫妇,他们的俏货批发城现在是青岩刘村出身的,淘宝店中最成功的商家之一。
  
  “淘宝店只是我们的起点。”吴庆伟是计算机应用科班出身,他常常分析网店的销售数据,将之应用于批发生意;而他的妻子有多年的销售经验,是个优秀的“买手”,挑出的好几款产品都成为后来淘宝上的“爆款”。更重要的是,长期以来,他们都将网货批发作为主营业务。
  
  2010年,行情又生大变。天猫和“双十一”活动彻底收服了包括吴庆伟夫妇在内的一大批青岩刘村店主,“做自己的品牌”成为风向标。2011年,吴庆伟在保持淘宝店和批发业务的同时,又迅速创建品牌入驻当时的淘宝商城,还利用自己多年丰富的电商运营经验做代运营。“‘四条腿走路’,我的生意才稳定下来。”
  
  电商大环境正无法阻挡地向着B2C进发。随着京东、苏宁易购等B2C电商的崛起,连最“草根”的淘宝都迅速向B2C倾斜。淘宝对C店的管控越来越严格,网店推广的成本越来越高:天猫店铺占据优势推广资源;能极大推动销售的“聚划算”则严格控制准入级别,活动竞价动辄几万元。“一个哥们有次竞价拿到第一,代价是不管最后形成销售与否,买家只要轻轻一点,那哥们就5元钱出去。”一位青岩刘村的小店主说。
  
  而在线下,随着第一批淘宝村店主渐渐做大,购货量激增,厂商开始调转马头,主动向店主们抛出了橄榄枝,混批业务渐渐变成了鸡肋。中小混批商开始挑剔店主层级,服务大幅缩水,而大型的混批商则开始迁出青岩刘村,寻求更大的发展。小店主货源告急。
  
  原本完备的链条出现了断层,青岩刘村网络创业的先发优势已经不再。
  
  2012年10月21日
  
  “过劳死”淘汰赛

  
  2012年,四起淘宝店主“过劳死”事件引起了轰动,淘宝店主随之被网民视为“中国新十大高危职业”之一。有报告显示,47.9%的网店客服工作时间超过12小时。当外部优势一去不回,零起点的淘宝店主只能用体力来换回销量。
  
  陈峰是江苏徐州人,2012年6月揣着3000元钱到青岩刘村做淘宝时,他发现“气氛不太对”了。
  
  像陈峰这样的零起点创业者,如今在青岩刘村中并不少,但他们面对的却不再是一条畅通的产业链。“小店主100元以下的单子根本找不到供货商。”不得已,陈峰只能跟人拼货。
  
  方法只能靠“吼”。陈峰加了十几个青岩刘村淘宝店主的QQ交流群,在里面反复粘贴自己要货的信息。有时运气好,几个小时就能找到同样需要拿货的卖家,大家合伙在供货商的网站上下单。但更多时候都是求货无门。
  
  在他复制粘贴那会,一个同行在QQ群里发起活动:“对抗大卖家,我们来拼货”;还有人抱怨混批商无良:“50元以下不给拿货,100元的单还要挑挑捡捡,肯接的就拼命抬价!”群里一片附和声。
  
  看看他们的对手:马腾电子商务的老板马樟良,也是从青岩刘村发家,拥有一个双皇冠的店铺。他有一个20人的团队,专门打理店铺。店铺装扮上,大到图片拍摄,是侧光还是逆光,小到图片提示语的字体,色彩搭配,居中还是居右,都有专门的人反复测试。
  
  相比之下,陈峰网店里的照片多是盗图,如果连盗图都找不到,他只能用他的手机凑合拍片,效果可想而知。甚至,陈峰网店的模板上,首页列着的三个客服全是假的,背后只有他一个人。
  
  不想让网店淹没在浩瀚的淘宝大军中,但又被条件所限,陈峰只能用最“笨”的方式,不断地在各个论坛里粘贴自己的店铺链接,去微博评论里四处留地址,用微信、陌陌不断输入链接。
  
  这样的工作,枯燥、重复、耗损心神,陈峰常常这样一做就是一整天,从早上九点一直到深夜。然而辛苦的付出往往换不来回报,陈峰的店铺仍旧没有成交记录,一天的流量才50出头,最要命的是旺旺居然两天没有响过。陈峰有时想哪怕是骚扰或垃圾信息也好啊!
  
  实在无法忍受了,他给朋友发短信抱怨“快疯了”,希望得到一点安慰。但时至夜半,上班的朋友早就睡下了。
  
  日复一日,原本性格温和的陈峰变得焦躁、易怒。一次,一个包裹比陈峰预计的时间迟了半天送达,他就打电话到快递公司破口大骂,然而快递公司的工作人员压根不想理他:“那你以后换其他家送啊,跑一次就一两个包裹,我们还懒得跑呢。”
  
  2012年10月的一个凌晨,陈峰瘫坐在电脑前,他又复制粘贴了一整天,却仍旧没有接到一个订单。疲惫的他浏览着微博上的新闻,突然,他猛地站起来,头上一层薄汗:“29岁的店主因过度疲劳猝死”。
  
  过劳死!他想到了自己平日的生活,日夜颠倒、缺乏运动,还整天对着电脑。上次出门已经是三天前,去修理店给电脑换一个新鼠标。
  
  陈峰放弃了仍未售完的货品,第二天就离开了淘宝村。“还是回去找工作,老老实实上班吧”。
  
  坚守淘宝村
  
  最好的时代已经过去。

  
  青岩刘村里的各个告示栏,花花绿绿的招租贴示一层盖过一层。一个大爷边贴告示,边跟身边的人说:“又走了一个,据说网上生意不好,租金还没到期,屋里剩下的货也不要了就走了。”
  
  以前,这里最引以为傲的“网货超市”——它们从2008年以来长期盘踞一楼的店铺,支撑起整个青岩刘村的卖家货源,而今它们大多迁出了村子,剩下一排紧闭的卷帘门。
  
  “五年前五万元推广费用做出的效果,今天所需的费用可能是几倍,但创业者的创业基础金可能并没有增长。”马樟良说。
  
  对此,带过3届淘宝班的义乌工商学院老师金文进认为,最近一两年来,“二八现象”正成为网络创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阻碍因素。“两成大卖家拿下了80%的订单,剩下八成的小卖家,长期营养不良,僵的僵,死的死,失败的例子已经举不胜举了。”
  
  义乌的吸管大王楼仲平可谓是义乌最早触网的人之一,他评价说:“成功的店主各有各的成功,失败的店主却经历着同样的失败。”在他看来,尽管环境变化,其实店主们在青岩刘村仍然面对着同样的资源和问题,区别只在于,现在对资源的整合能力要求更高了。如果仅仅想着只做好一家网店,而对周围的市场视而不见,那么这个店主就只能“注定孤独”。
  
  的确,我们仍然可以看到成功的案例。与陈峰一起进青岩刘村的小张,因为启动资金充足,他在开网店的同时也申请了一个快递网点,向下游渗透;湖北人邹晨辉坚守了1年淘宝店后,也开始尝试小额批发生意,“要改变,这样才有新的机遇”。
  
  100人带着梦想走进淘宝村,最后剩下的也许仅10余人。“我知道这条路比以前更难,就像千军万马挤独木桥,但我仍想抓住这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机会。”一位淘宝店主在QQ群里写道,像在鼓励伙伴,又像在说服自己。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