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动态
旬阳县市场监管局:谋一份产业富一方乡邻
撒泼耍赖阻拦国道改建工程
女子突发癫痫病 旬阳民警及时伸援手
旬阳男子蹲点网吧实施盗窃 民警现场查获赃物
旬阳车主大意忘锁车门 车内5000元现金被盗
陕西文化旅游名镇排名出炉旬阳蜀河上榜
新闻详情
最后一抹夕阳   文/袁平银
 二维码 124

三间红砖瓦房,一个硬化操场,一面鲜红的国旗在瓦房的大门前高高飘扬。

那是大黑山村的一个教学点,一个教师,四个年级,二十三名学生。

教师是一个老教师,叫李庆龙,已经到了退休年龄。学生都是山里的孩子,淳朴、善良、勇敢而又好学。

当阳光透过窗棂、窜进教室、照射在墙角的时候,李老师就知道该放学了。

漫长的四十个春秋都是这样,只看太阳,不看时间,也不需要下课的铃声。

学生们也知道该放学了,教室里立即像蜜蜂一样嗡嗡嘤嘤起来。

李老师看了一眼活波可爱的孩子,实在有些依依不舍。他在这个教学点已经教了整整四十年的书,可现在却要离开了。一想到要离开讲台,离开这些孩子们,他的心里就像刀绞一样难受。

但自然规律谁也不可抗拒,四十年的辛勤耕耘基本上已经耗尽了他的所有心血。退休的通知已经送到了他的手里,接任他的老师也已经来了。来的是一个小伙子,据说是自愿到山区来的。既然是自愿来的,那就一定是一个好老师。看到这样有抱负的年轻人来接他的班,他那颗悬起的心也就放下了。

不过,他的心里仍然感到很难受。毕竟他在这个教学点干了四十年,四十年啊,这里的一砖一瓦、一桌一凳都倾注了他的心血。要不是到了退休年龄,要不是她的身确实坚持不住了,他还真不想离开这个教学点呢。这节课是他的最后一课,上完这节课,他就将永远地离开了学校、离开了教室、离开了讲台、离开了粉笔、离开了学生。他多么想给学生多讲一会儿课啊!但透过窗棂望出去,太阳已经挂在西边的树梢上,如果再不放学,天就要黑了。山里的天黑得早,如果放学迟了,学生们回家就不安全。无奈,他只有合上教案,郑重地宣布了下课。
  学生们从教室门口一涌而出,笑着、跳着奔向了操场。李老师忍着胃疼最后走出教室的时候,脸上已是冷汗津津的了。他的胃上长了一个肿瘤,本来是早就要切除的,无奈他不愿荒废学生的学业,所以就把自己的病情给耽搁下来了。他想,明天、就在明天他一定要到医院去把肿瘤切除了,无论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他都要把它从自己的身体里清除出去。此刻,胃疼得非常厉害,就像有一把把利刃在无情地宰割他,使他感到生不如死。他回到宿舍,真想躺下休息一会儿。但他并没有躺下,只吞了几片药片,就又出现在了操场上。
   操场上,学生们已经集合完毕,二十三名同学整整齐齐地排成了一行。柯城见李老师来了,就前去报告说:“李老师,二十三名同学都在这里,一个不少。”

柯城是四年级学生,也是班长,每天都是他召集学生集合。

李老师满意地点点头,轻轻地说:“很好,那就走吧!”

四十年了,无论是晴天还是雨天,李老师都要将他的学生一个个送回家里。

但柯城却没有立刻服从李老师的命令,他见李老师精神萎靡、满脸是汗,就上前扶住李老师说:“李老师,你是不是不舒服?”
   李老师亲昵地摸摸柯城的头,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说:“没有啊,你看我多精神!”
   “我不信,你一定生病了!”柯城执拗地说,“我分明看见了你痛苦的表情,也看见了你满头的冷汗,你怎么能说没生病呢?李老师,你看这样好不好?今天你就别送我们了,我们自己能回家。”

李老师佯装生气地瞪了柯城一眼说:“别多嘴,准备出发!”

柯城知道多说无益,只有去带着学生出发。他太了解李老师了,只有把学生们都送回家了,李老师晚上睡觉才能踏实。

不过柯城留了一心眼儿,学生出发后,他就不离左右地扶着李老师走。
  从学校出发不久,就走上了坎坷的山路。山路十分狭窄,只能容得一个人行走,稍不注意,就会跌入路外的荆棘丛中。山路上铺满了松针,踩上去软绵绵的。刚刚下过一场小雨,空气里散发出一股股松油的清香。李老师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所有孩子们的身影,一边走一边叮嘱孩子们,小心看路,千万不可东张西望。

晚风突然猛烈地刮了起来,树林里响起了阵阵涛声。李老师甩开柯城的手,把一个最小的女孩儿抱了起来。 明天就要离开学生了,他的心里十分痛楚。他不由自主地在小女孩儿的脸上亲了一下,泪水竟然从他的眼眶里噗噗索索地滚了出来。

柯城见李老师泪光盈盈,就忙抱过李老师怀里的小女孩儿说:“李老师,你怎么了?是不是……”

李老师艰难地一笑:“没什么,人老了,眼睛不行了,被风一吹,就直流眼泪。”

柯城还想说什么,李老师却摆摆手说:“别说话,小心脚下。”

原来已经到了最危险的地方。这段山路俗名叫做雁难飞,一边是悬崖峭壁,一边是万丈深渊,意思是说连大雁都飞不过去。虽然有点儿夸张,但的确令人望而生畏。虽然用青石板铺就,也有粗大的麻绳作为扶手,但对于孩子们来说,仍然是岌岌可危,险象环生。李老师为防不测,就大声对孩子们说:“大家都吧眼睛盯在路上,紧靠着里边走,千万别东张西望。”
   过了这段险路,终于到了一片开阔地带,虽然道路依然是疙疙瘩瘩、崎岖不平,但比起那段险路来,这里无疑是阳光大道了。这里有茂密的树林,有齐腰深的野草,还有不知名的秋花在草丛中含羞带笑。最后一抹夕阳从树林的缝隙间照过来,立即就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柯城发现李老师手捂着腹部摇摇晃晃、大口地喘着粗气,就向同学们提议说:“同学们,我们在这里歇一会儿好不好?”

“好!”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回答。因为他们也发现李老师累了,所以就异口同声地同意了柯城的提议。
   李老师也想和孩子们多呆一会儿,所以就没有反对柯城的提议。他甚至还感激地看了柯城一眼,然后就在软软的草地上躺了下来。他实在太累了,真需要好好地休息一下才好。也许是药效过去了,他的胃又剧烈地疼了起来。他紧咬牙关,尽量不让自己哼出声来。

太阳月牙一般的脸庞慢慢地在山尖上滑了下去,旷野立即暗了下来。李老师指导不能再耽搁,前面还有许多路要走。所以立即就喊学生们集合继续前行,大山里响起了他那浑厚而又沙哑的回声。
   一个个学生都被他送回了家,最后只剩下柯城了。柯城站在李老师的面前,真挚地说:“李老师,离家已经不远了,你就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可以回去了。”
   李老师摇摇头不说话,竟然走在了柯城的前面。这时他的胃疼得特别厉害,浑身直冒冷汗,他不愿让柯城看到他那痛苦的表情。
   走不多远,一条小河就拦在了面前。那条小河,是山上的无数条瀑布汇集而成。水流湍急,水势凶猛,就像一匹野马在山间奔腾而去。春冬两季,小河就像一位文静的少女,潺潺河水无声无息。到了雨季,河水就咆哮起来,洪流滚滚,惊涛拍岸。山里人为了过河方便,就在河面上建起了一座绳桥。但也许是跨度太大的原因,那座绳桥似乎并不牢固,走上去摇摇晃晃,挺吓人的。所以山里人在河水较小的时候一般都不走绳桥,而是仍然从河里走。在河里比较平缓的地方整整齐齐地排列了一溜黑色的石头,山里人把它们叫做跳石,只要踏上跳石,就可以过河了。现在是秋天,河水变浅了,也变绿了,黑色的跳石都从水里露了出来。李老师拉着柯城踏着跳石一步一步往前走,并嘱咐柯城不要慌,踩着他的脚印走。如果那个跳石松动了,他就要柯城牢牢地记在心里,下次过河时一定要避开。
  平安地过了河,李老师将柯城送回了家,李老师就像完成了一项重大的使命一般,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然而,当他一个人返回的时候,他的心里立刻就是空落落的了。
  太阳已经落山了,黑暗就像潮水一般淹没了四面八方。山野模模糊糊,山路就像一条弯弯曲曲的带子伸向了远方。这条路他太熟悉了,闭着眼睛也能摸回教学点去。
  胃里的肿瘤肆无忌惮地折磨着他,每走一步他都疼的冷汗直冒。庆幸的是孩子们都已经平安地回家了,他不用再忍着,可以大声地哼出声来了。
  走到河边的时候,月亮已经升起来了。明亮的月光照进河里,河水立即泛起了无数的粼粼波光。李老师踉踉跄跄地走上跳石,他的力气终于用完了。不知怎么眼睛也突然模糊起来,连一点儿路都看不清了。尽管他小心翼翼,却仍然踏上了一块松动的跳石。李老师的身子摇晃了几下,终于“噗通”一声倒在了冰凉的河水里。河水就像一个温情的姑娘,立刻紧紧地抱住了李老师。李老师也想挣脱河水姑娘的怀抱爬起身来,但试了几次都失败了。他索性闭上眼睛,接受了河水姑娘的爱抚。

  他太累了,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