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动态
旬河大桥通车啦……
旬阳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工程提前通水试运行
县政协召开旬阳文史第十辑(旬阳故事)发行座谈会
救援一线 旬阳民警用双手刨出被困群众
旬阳县赵湾镇着力构建油用牡丹产业新体系
旬阳:通村公路多处山体滑塌 公路部门积极抢修
上一页
1
...
新闻详情
雪都去哪儿了   文/王贤雅
 二维码 366

冬天到了,天气冷了。

北风搅着地面的枯叶打着旋儿在院坝里滚动,好多的叶片儿被风鼓着立起来骨碌碌的旋转着,像水的浪头一样翻卷着流到墙角里去了。太阳照着,到中午前后觉着很暖和;时不时天气转阴,乌沉沉的,就是不下雪,也不下雨,干冷干冷的。

山上只有松树柏树蜡树等常绿树木泛着苍绿,这里一丛那里一簇;地里的油菜小麦豌豆长得正旺,绿色铺满了地皮,这儿一块那儿一方;只有荒坡野岭才是苍黄一片。

庄户人忙完了地里的活,这阵儿不用操心庄稼。老农们在家拢着柴火或炭火烤着,中午太阳晒暖和了,拿上斧子或大弯刀到林子里砍一中午柴火,下午慢慢扛回来,准备着烧酒杀猪。大叔大婶们大清早推着小车或者挑着担子,把自己收的白菜萝卜香菜蒜苗红薯芋头等农产品送去了城里;年轻人就业在外,小孩子去学校了……山村里并不寂静,收山货的商人开着三轮车或摩托不时从通村路上“突突突”跑过,一群牛在苍黄的山坡上晃悠,伸出舌头在枯黄的草丛上面揽一下啃一嘴,走过去了;一群羊过来了,低着头在枯草根部寻找绿芽啃了又啃,再互相嬉戏追逐一番,也过去了;养鸡场养猪场有活动的声响。

新村或城镇里人们似乎不知冬天的到来,姑娘媳妇儿穿着蕾丝长袜短裤头,紧身背心胳膊手臂都在外;小伙子理个“莫西干”,潇洒型,这是时髦。街道边十字口就有城郊大叔大婶带来的土特产,在各自选的摊位上一字摆开,在寒风中招徕着顾客;只有老大爷老奶奶拿着纸壳子泡沫板子垫在屁股下坐在能晒到太阳的台阶上,谝着陈谷子烂芝麻以及街市里的花边新闻。

商场里有空调,办公室里有空调,汽车里有空调,上班的办事的采购的人们都风风火火忙的不亦乐乎。街巷刮着瑟瑟的寒风行人们都不在乎,大街上人流车流依旧。

天空中雾和霾时时出现,老人们说,下点雪就好了。冬天就应该下雪,下了雪冬天才算完整。

我小的时候,冬天仿佛喜欢下雪。刮风,彤云密布,天色暗下来,风更紧了,脸上像刀割一样,森骨那样的冷,细细的末末儿粟米粒儿绿豆颗儿那样的雪籽下起来了,斜飞着,砸在脸上生痛,落在颈脖里好冰,衣服上落一层,一会儿,路上白灰色了,很滑很滑;树枝叉灰白了,松树柏树灰白了,房皮伸向墙外四周的房檐白了二尺多的一大圈,天地之间灰蒙蒙的。人们大多都躲进了屋里烧火烤。

第二天,眼睛一睁开,哇,窗户好亮,门缝也很亮。起床开门一看,啊,好一个粉妆玉砌的世界!天地之间浑然一体,对门的山洁白高耸,是那么神圣,山间的七沟八岔不见了,嶙峋凶险的顽石不见了,连漂亮的大栎树和各式各样的房屋也分不清了……

有时断断续续下几天,有时一天就停;有时雪存一尺多厚,路也寻不着了,就不上学了。自个儿用绳索将家里那只大花狗套住,在后面栓一块木板,自己坐在木板上,吆喝着大花狗拉着在雪地里走;大花狗不听使唤,猛一窜跑了,自己却仰面朝天滚到雪窝里。一会儿院子里的小伙伴相约拿着铲子到院坝里堆雪人,大雪人胖胖的身子大大的脑袋,红辣椒做鼻子,桐子做眼睛,萝卜皮做耳朵,戴一顶破草帽,大家绕着雪人转转儿跑。又有人将雪团塞到别人的颈脖里了,接着就是打雪仗,人悄然分成两拨,隔着雪人,雪团左右飞泻,挨了“炮弹”的与没有挨的都笑得合不拢嘴,背上头上直冒汗,小手红红的却不冷。

农家在冬天里火塘的柴火一天到晚都是烧着的,还有厨房做饭,暖气上升受热后这几间房上的雪在土墙内的部分开始融化,房檐边开始滴水,水又开始结冰,挂起了一根根冰柱,莹白色半透明上边粗下边细就像大锥子。如果一连几天不出太阳,那冰柱越来越粗越来越长就像石钟乳一样,大的根部有胡萝卜那么粗,有两尺多长;小的有指头那么粗一尺多长或几寸长,房檐下一字排过去,长短不一参差不齐却都是亮晶晶的玉条条儿,真是少有的景致。有时我们用竹竿把冰柱敲下来拿着当枪玩,冰冰的滑滑的,手温融化的水顺着胳膊肘流进袖子也不管,就觉着好玩。

农谚说:今冬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冬天里下雪了,厚厚的覆盖在麦田上面,就像给麦苗盖上了棉被子,起到保暖作用;雪融化成水后渗地里墒情好,小麦吸足了水分,来年麦穗粗大颗粒饱满获得丰收。下雪了降温了结冰了,能冻死害虫,有利于新年庄稼生长;雪能过滤空气,清洁环境,驱除雾霾……

小寒又是阴天小阵雨,不是下雪;转眼就是大寒节令了,春天的脚步一天天近了。

人们在享受着冬日暖阳的时候,不免念叨着有雪的时光——这个冬季,即将走过,还没见雪的影儿,这雪都去哪儿了?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