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动态
旬河大桥通车啦……
旬阳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工程提前通水试运行
县政协召开旬阳文史第十辑(旬阳故事)发行座谈会
救援一线 旬阳民警用双手刨出被困群众
旬阳县赵湾镇着力构建油用牡丹产业新体系
旬阳:通村公路多处山体滑塌 公路部门积极抢修
上一页
1
...
新闻详情
感恩旬阳
 二维码 78

旬阳,一个在我十七岁以前从没听说过的地方,但是在我十七岁以后却没有一天不在心里念叨的地方。
        旬阳,位于陕西省南部的安康地区,山大沟深,交通闭塞,四十年前除了可以依赖一条汉江与外相接外,连一条可以通车的公路都没有。县城是一座很小的山城,汉江由它的南边流过,旬河绕着县城连续拐了两个几乎是三百六十度的大弯,山和水画出了一个极为美妙的太极图。千百年来年贫困的旬阳人是没有心思去欣赏和评价这幅美妙的水墨画的,只是到了近些年,路通了,民富了,奇山妙水构成的天地佳作才成了每一个到旬阳的人必须登高欣赏的景致。
        一九七零年八月,我随着数万西安的中学毕业生乘了两天车又步行了两天来到旬阳,投身了襄渝铁路的修建工程。一九七二年底,我又加入了铁道兵,继续在襄渝铁路贡献着自己的青春。直到一九七四年夏季,当襄渝铁路全线通车后,我才随着部队开拔到了青藏铁路工地。掐指算来,我在旬阳生活和工作了整整四年。
       这些年来,无数次的三线学兵连的聚会,大家哭着笑着喊着唱着,为的就是回忆那一段难忘的日子和重述那艰苦日子中的友情。我也无数次的和大家一起,激动过澎湃过。眼看着我们投身三线建设、投身襄渝铁路建设四十周年的纪念日就要来临。数百名我们当年一起鏖战的学兵们又要重回旬阳,故地重游,重温当年岁月,还要在隧道口树立高高大大的纪念碑,让我们也让他人及后人记住这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
       蓦然之间,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么些年来,我们一直在为自己当年的经历嘘唏感叹并自豪骄傲,觉得我们为旬阳和三线建设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可是又有多少人心里还在惦记着当年纯朴憨厚的旬阳人同样为着这襄渝铁路建设和我们一样默默地奉献着呢,又有多少人还记得我们自己曾在这块土地上汲取了人生的第一笔宝贵的财富呢。
       记得我们连到达旬阳县构元乡吴家嘴时,我们住的是帐篷,连部住在三间宽敞的新房子里。要知道这三间新房子是当地老乡刚刚落成的新居,为了这三间新房子,他们一定是花尽了毕生的积蓄,看到铁路建设需要,马上慷慨的腾了出来。进出连部的时候,都会路过老乡那昏暗低矮的石板屋,一家几代挤住在一起,家里养的猪也在人的脚下趴着。老乡们是在和我们一样为这条铁路奉献着。我们离开了家,而他们也献出了自己的家。
        当地的老乡纯朴无华,平时一般和我们学兵没有太多的交往,可是只要是学兵连有事,他们就会毫无条件的相助。有一次,我们用老乡的船到下游的构元粮站运粮,回来时由于我们鲁莽,在一处险滩将纤绳拉断,小船被激流冲得像树叶一样在江里打转,眼看我们一个月的口粮就要喂了鱼。要知道在哪个岁月里,一个馒头在我们眼里比命还要贵重,一个月的粮食,这真是比要命还要大的事。身处绝境的船工拼死操控着小船的平稳,为了我们一个月的口粮,他是搭着性命在和激流险滩拼搏,当我们看到小船九死一生后靠近岸边时,眼里看到是一袋袋的面粉,心中的大事放下了,又有谁想到了船工的生死。几十年后当我们再见到老船工时,提起当年的事情,他只是呵呵一乐,一副不足为奇的表情。
        有一次进山扛柴,回连队的路上我一脚踩空,重重的摔倒了,膝盖上的皮翻了下来,露出白白的骨头,血流不止,同去的学兵早已走远,我疼得不知如何是好,手头又没有任何可以包扎伤口的东西。绝望之时,一名途径的山民叫我坐着别动,他自己跑回家取来药箱,为我仔细的清洗了伤口,散上消炎粉,又用纱布和绷带给我包扎好伤口。从他口中我知道他是当地的赤脚医生,这位现在连模样我都忘记了的赤脚医生使我终身难忘。旬阳山里热情的老百姓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了我,使身处绝境的我靠着一根树棍、一腔感谢、一股毅力咬牙坚持走回了连队。
        在大磨沟住时,几乎三天两头的进山扛柴。大槐树下的一位大娘家是我们每次都要歇脚的地方,大娘每次看到我们进山,都会将小凳放在门前,以便我们回程时可以坐在这里在这里歇歇、喝些水,看到我们身上被蚊虫咬得红一块紫一块,她都会心疼的拿出大蒜,一个疙瘩一个疙瘩的轻轻为我们涂擦,她说这样可以减少瘙痒防止溃脓。
       我们常常自豪的说两万五千多名学兵来到了襄渝铁路,又沉重的说有一百一十九名学兵长眠在了铁路沿线。可我们不知道在绵延几百公里的铁路工地上,到底有多少当地的民兵连,有多少民兵兄弟为了和我们同样的理想牺牲在火热的工地上。这么多年过去了,“菜湾民兵团”、“小河民兵团”“蜀河民兵团”、“棕溪民兵团”,一面面迎风招展的大旗历历在目。那时的民兵团里,父子同上工地、兄弟齐打隧道、夫妻一块上阵,一点也不稀奇。民兵团的吃住条件比我们更差,承担的施工任务比我们更重,能吃苦、能忍耐的毅力比我们更强。那时,少不更事的我们对山里的农民组成的团队是有些瞧不上眼的,言谈举止往往有些不逊不恭,他们绝少和我们计较,遇到矛盾往往选择了退缩,而我们将这当成了他们可欺可辱。
        修建襄渝铁路,给沿线的百姓带来了福祉,可当地百姓也为这条铁路的修建做出了极大的牺牲。江河沿线的良田被毁了,有限的资源贡献了,就连我们连部后面的小松树林里那几座先人的坟茔也迁走了,为的就是让我们全连学兵开会时有一个长宽数丈的小场地。几十年以后我重回故地,那几座坟茔又迁了回来,我暗暗祷告,对不起,以前是我们惊扰了你们。
        更使我感动并终身难忘的是当我穿上军装成为铁道兵的一员时,我听老同志说,当我们学兵连刚到三线时,我所在的四十八团党委作了一条决议,保护学兵连的安全,宁可死铁道兵,也不要让学兵死。也许就是这条我们当时谁也不知道的决议,在大环境上庇护了我们团的几百名学兵,使得配合四十八团施工的学兵无一死亡,这在配有学兵连的各团队里是绝无仅有的。
       秦岭巴山,汉江蜀水,留给我们太多的思念和回忆。大山里的石头,锤炼了我们的体魄和筋骨;江河里的浪花,荡涤了我们的心灵和境界;峰巅的苍松绿柏,支撑了我们后几十年做人的腰脊;谷底的涓流细沙,奠定了我们襟怀若谷、淡定生活的坚实基础。
       再不要说我们曾经为旬阳做了什么,要好好深思我们在旬阳得到了什么;再不要为自己年轻时的壮举自豪,要好好回首我们无怨无悔的渊源;我们付出的是我们短短数年的青春年华,而我们在这个火热的工地上收获的太多太多,这是我们一辈子受用无穷的宝贝财富。
       感恩,秦岭汉江!
       感恩,旬阳!
       感恩,旬阳的百姓!
       感恩,和我们朝夕相处的铁道兵!
       感恩,我们魂牵梦绕的襄渝铁路火热的工地。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七日
                                          赴襄渝铁路工地四十周年于旬阳河源宾馆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