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动态
旬河大桥通车啦……
旬阳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工程提前通水试运行
县政协召开旬阳文史第十辑(旬阳故事)发行座谈会
救援一线 旬阳民警用双手刨出被困群众
旬阳县赵湾镇着力构建油用牡丹产业新体系
旬阳:通村公路多处山体滑塌 公路部门积极抢修
上一页
1
...
新闻详情
客居旬阳   文/王贤雅
 二维码 223

 一
  
  那是一个山区小镇,那是一个县治所在。
  
  滚滚汉江从南面蜿蜒向东流去,滔滔旬河自北涌来,本是可以直奔河口交汇汉水,却被一座秀丽山丘迎头拦住,在山间留下一个“~”的反状形态身影,再从东边山崖下缓缓流出汇入汉江。就在旬河与汉江要交汇又没有交汇的那个小山梁,被她们挤得高只有五六十米、宽只有百十米的小垭子,就像葫芦颈;越往东头越发饱满突兀起来,真像个硕大无比的葫芦,古人就把这个半岛称作“金线吊葫芦”。葫芦岛三面环水,北面陡峭,只有一两处庙宇。东南面坡度舒缓,依山势建起各式各样房屋,从江边河边叠垒至山顶。当年有草房、石板房、砖木结构的列架瓦房,最辉煌的是葫芦岛最高处的文庙和县府衙门,前者是雕梁画栋是住神的;后者青砖青瓦、一进数重的铁门大院是住官的……
  
  是的,从旬阳李家那、龚家梁、小河北佑圣宫等遗址发掘出土的文物来看,表明旬阳在六七千年前就有先民在此居住生活。有史记载旬阳自秦置关西汉建县,至少已有2200多年的历史了,说明旬阳是陕南建县最早的县份之一。所以旬阳南区、北区的人到旬阳不说去旬阳,说下县里;东区的人到旬阳不说去旬阳,说上县里!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们这些参加襄渝铁路建设的年轻人,从山沟沟来到汉江边,知道了河比沟大,江比河大!一日,领导安排上县出差,第一次看到旬阳山城,看到长长的街道,看到百货大楼。住进了旅社,晚上用上了电灯,看到了屏幕只有升子口大的14英寸的黑白电视……知道了区比公社大,县比区大。沿河街去东门,上府民街,看到粮食局、文化馆、县医院、县政府……出西城门,踏着台阶下到西门垭子,再下到河街,就算把旬阳县城逛完了。玩了半天,住了一宿,着实自豪,所见所闻也就成了向同伴炫耀的资本——咱上过县了,在旬阳住过。
  
  二
  
  伫立在葫芦岛东面的灵岩寺,或是驻足于葫芦岛面的宋家岭,俯看旬河从小河北南行至葫芦岛西门垭子下转身东行,到灵岩寺下又南行再偏西注入汉江,鬼斧神工般把小河北与葫芦岛设置成一幅天然太极图,当汉江涨水倒漾旬河以后,那种惟妙惟肖的太极美景呈现在你眼前,她的美伦美奂让你惊讶、惊叹直至惊呆!据有关资料介绍,在我国截止目前发现有这种太极图案地形的地方只有两三处,,像旬阳太极城这样神似的是绝无仅有!
  
  旬阳太极山城暗含阴阳八卦之理,讲求阴阳平衡,相克相生,和谐和睦,这是自然界的规律。但是社会的因素往往影响了自然规律,就会出现历史上的兴盛和衰败。旬阳也不例外,走过了坎坎坷坷的漫长历程。当进入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时期,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响,迈开步子,大踏步前进,进一步深入……旬阳太极城阴阳两岛随着时代的浪潮日新月异的变化着。街道变宽了长了,楼房多了高了,百货商店变成商场了变成超市了。老百姓的腰包鼓起来了,脊梁骨直起来了,干部们想的是事业了,为的是老百姓了……我想:这时就是太极城阴阳平衡的最佳时机。也就在这时,我县著名作家、文化名人吴建华先生惊奇地发现了旬阳太极城,并开始了旬阳太极文化与旬阳发展的重大课题的研究。这些在他的报告文学《太极岛始光》及其他专著中有系统的论述,我是门外汉,不敢枉自插言。我只知道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此间到旬阳来参加个会议,接受个培训,采购个日用品什么的,住上个一两天、三五天,住的不是旅社而是宾馆,睡的不是板床而是席梦思,看的不是14英寸黄河牌黑白小电视,而是长虹、康佳品牌的29英寸大彩电……旬阳真的变样了!
  
  三
  
  太极城毕竟只有两个岛,再发展也受自然条件的限制,无法显示出大手笔来。因此,自上世纪下半叶始,旬阳县的一届届父母官们,高举改革开放大旗,顺应太极阴阳平衡规律,目标定在大开放、大开发、大发展上,逐步将县署及相应行政机构事企业单位陆续迁建到上下菜湾。此举带动了旬阳新城的发展,更让太极两岛回归自然,以此揭开了旬阳太极城文化的研究与发展的序幕,利于提升旬阳的层次与品位,利于促进城区与县域的经济发展,利于推动旬阳的社会进步和繁荣。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从旬河桥头去菜湾还是单面街,公路左边是参差不齐的农家小院,公路右边是连片的农田,仅有桥头旅社、供销旅社、高家富民旅社等几处建筑。现在是从水磨湾到党家坝,十里长街楼房林立,宽阔的祝尔慷大道花团锦簇车流如织,与城内的商贸一条街组成城区的大动脉,标志性建筑华声大厦、信合大厦高耸入云,显示了旬阳的新潮与大气。祝尔慷广场是旬阳人休闲娱乐的地方。露天舞台背靠商贸街,两边有数十步曲形台阶供游人上下通行,广场中央是一座音乐喷泉,喷泉池中间矗立着一尊“电信之光”雕塑。每当夜幕降临喷泉开始喷水,摇曳的水柱高达三四米,然后像瀑布像珍珠像玉片从空中洒落,透过周围霓灯闪烁的光亮,水柱水滴被照得晶莹剔透,像五彩的玛瑙悬挂空中。忙碌了一天的人们陆续来到广场休息放松。喷泉东面的溜车场,电动碰碰车在神情专注的年幼司机手中随意地在人群中穿梭来往,年轻的父母双手推着婴儿车,车里坐着不会走或刚会走的宝贝们,或笑或唱好不悠闲。十来岁的小子丫头们脚蹬滑冰鞋,风驰电掣般如入无人之境,在人缝中飞来飞去。喷泉西面有好多好多女士自动摆着方阵、踏着节拍、随着欢快的音乐翩翩起舞,有六七十岁的老太太,有四五十岁的阿姨,还有年轻的姑娘媳妇们,大多都打扮一番,她们不是图热闹图排场,而是图娱乐图健康!夜幕中,站在祝尔慷大道上,眼前的康华园大桥和下游的一桥及上游的三桥交相辉映,旬河两岸华灯绽放倒映水中。天上人间何处是,十里长街不夜城!这一切给古老的小城注满了现代气息。
  
  如今,我的孩子融进了这座小城。节假日,我也会到这里小住一个周末或两三个星期,白天上网聊天,晚上坐在平板液晶大屏幕电视机前欣赏宽频节目。在这里有时间回味过去,有时间品尝现在,也有时间感受旬阳的飞速发展和与日俱增的变化。
  
  今天所记,是狭义的山城旬阳,而广义的旬阳山乡何不是这样的充满勃勃生机呢!旬阳的变化印证了现任县委书记马赟同志的河源文明建设理论的正确性,在“生态立县”“工业强县”“文化兴县”的执政理念指引下,坚持科学发展观,旬阳的明天会更好!

文章分类: 旬阳散文
分享到: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