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奇石
花季少年收藏陈阳友
济公活佛收藏陈阳友
寂寞呐喊收藏陈阳友
摘星捧月收藏陈阳友
巴山烟雲收藏陈阳友
伏羲始祖收藏陈阳友
梁祝相会收藏陈阳友
温柔帅哥收藏陈阳友
金猪纳财收藏陈阳友
天官赐福收藏陈阳友
上一页
1
...
旬阳散文

西岔游记    文/张先军

 二维码 46
岔,字型而义,就是把山分开的意思。而双河镇的西岔河,却把水分成了两叉,一股发源于东,一股发源于西。我们受书法家李忠林老师的邀请,旬阳县作家协会主席鲁延河的组织,四月二十二号,我们一行二十一人,沿西岔河右岸逆流而上。前往西岔河发源地阮家沟瀑布群采风。

西岔游记(散文)

西岔河有些奇特,左岸平坦,人口密集,像川道丘陵,右岸羊山雄伟磅礴,挺拔险竣。河水宛若一条银蛇,盘旋游动,一个拐弯便弯出一弯秧田。时近“谷雨”,田里己建塑料小棚,不用说哪是秧苗田,这就是全省闻名的西岔优质大米生长的地方。

西岔游记(散文)

沿河道又驱车约近二十分钟来到胡坪村。这是己约好的一个农家。主妇手快,一会儿功夫,手擀面条上了桌,不用吃,仅一看,就晓得手艺不错,面擀得薄厚均匀,特别是那刀功,宽窄一直,像尺量一般。配上酸菜,囱水豆腐条子稍子,那味道,十分的地道,绝了。

西岔游记(散文)
一边吃着,县作协鲁主席作了安排,讲了些注意事项,然后清点人数,带着我们和期待的心情,向目的地,阮家沟出发了。

003wjx6gzy7ctCetpT12f&690.png

刚进阮家沟,向导李忠林老师叫我们停下来,讲了个故事,他说,我们脚下原来是几十亩优质高产水田。一九八五年中秋节傍晚,忽然一声巨响,万道霞光(我分析可能是土灰形成的白烟),从几百米高的山头上裂开一缝,大型滑坡,泥石流借滑落的惯性,形成抛物线,冲上对面山上的,把居住在几十米高处的一户人家,永远淹没在泥石流下。脚下的几十亩水田,被泥石流厚厚地覆盖,形成堰塞,这块水田从此抬高位置,村民们捡拾出来,只能是旱地了。当时,信息闭塞,交通不便,又是山高皇帝远,没人管。李老师写过报道,各个媒体都没刊登(可能也不敢刊登吧)。

阮家沟流出山涧,还算平坦,两岸有农家农田,早坡地大多都退耕还林了,哪些水田里的苗圃倒是吸引了我们,不知哪位“高人”,选择了这个好地方种植桂花苗圃,这些树苗已一米多高,但愿它早日出售,给城市增添靓丽的风景。

西岔游记(散文)

一排河柳下面,有一独木桥,桥下水流潺潺,有一小潭,清澈见底。一位年轻人眼尖,快看,小鱼。我们不信,仔细观察,确有数条刚刚孵化的小鱼千,悠悠地自然地游动。一位女同胞想上独木桥上来个造型,刚跨上桥,从草丛中窜出一条黑乌梢大蛇,一哧溜,擦脚而过,姑娘惊叫一声,差点摔下小桥,惊出一身冷汗。

从此后,走头的小伙子便拿着小木棍,做出打草惊蛇的实践。

山路越来越小,坡越来越陡,好在树叶遮日,腾木环绕,我们在树荫下行走,曲经通幽中穿越,身边溪水相伴,涓涓有声。我们抖擞精神,继续前行。
一阵阵咕咚咕咚的声音,把我们吸引了过去。只见溪中三个连续小瀑布,虽高只数尺,却连续漩窝,从石缝溅出的水花,如无数个白米粒,无穷无尽地跳跃。我们举起相机或手机,让这瞬间的快感留在永久的相册里。

西岔游记(散文)

随着哗哗的水声仰视,一挂高约十多米的瀑布,出现在眼前。我们眼睛一亮,被这奇特地景观惊呆了,瀑布上窄下宽,从上而下喷洒的白色水花,像女明星演唱时穿的喇叭裙。点点水花溅在潭里,形成无数个小涟漪,一圈一圈地散开,又被一圈一圈地代替。李老师说,这才是第一个瀑布。
从树叶的缝隙里,隐约看见又一个瀑布在沟里飞奔,然而地势险要,为了安全起见,鲁主席说,去两个年轻的到沟里拍下来。我们只能在照片里欣赏了,心里不免有些遗憾。
约爬了一个小时,一个大约四十米的缓坡瀑布出现了,像似一条白蛇在不停地滚动。这可能是跨度最高的一个瀑布了。这段瀑布在被水冲得溜光的石皮上飞滞,湍急的水,冲出了连续三个石窝子。有一小伙子说,他真想从顶上坐着溜下去,重新享受一下儿时的玩皮。

西岔游记(散文)

坡越来越陡,气温越来越低,大家虽感觉有点热,却不出汗,潮潮地,还渗渗地凉。我们各自扶住小树,准备站着小憩,却被一阵巨大水声,催促我们继续前行的脚步。
前面出现的是一个壮观的场面。我们这些所谓的文人,几乎同时诵出,“飞流直下三千尺,拟似银河落九天”的名句。李老师说,这是这个瀑布群最壮观的一个,高约十五到二十米,瀑布如一少女美发,披肩而下,近九十度飞滞而下的冲力,下面冲出一个巨大的漩窝潭,深难见底,树叶被涟漪推到潭边,像片片小舟随浪而波动。我们被都陶醉在这壮观而美丽的景色之中。

西岔游记(散文)

我们大约行程两个多小时了,有几公里的路了,看过的或者拍过的瀑布,十来至五十米之间就十一处之多。李老师说,在这么短的里程内,能有这么多的瀑布组成的瀑布群,实为少见。
小路边立有一石碑,上有万文,隐约辩别是嘉庆十五年。李老师介绍说,据说这是纪念修凿石梯的捐献银两者的名单。我们鼓足勇气,勇敢地向上攀登,石梯虽不算很陡,但很高,足足十几分钟,尽管精神高涨,也把我们爬得腰酸膝软。李老师说,翻过山就是白柳镇了。鲁主席掐指一算,我们今天已经走了六个镇了,第七个白柳镇也横在眼前。
这时,随同我们从省城一起来的音乐博士,心情有些激动,唱起了歌,浑厚的男高音,伴着我们拍手的节奏,在山谷中久久回荡。
回到农家小院,詹姓主人已摆好了桌子。酒是和我们同行的经销商老板提供的“福禧祥”四十五度和五十二度,醇香诱人,辣的绵软,香的奇特。一位同行的年轻人说,他马上结婚了,就订这个酒,物美价廉。主人把自己酿的杆酒拿出来了,我们实实地迫不及待,四十多度杆杆酒,土曲,一偿便知,含在口里,舍不得咽,咽了,那醇香仍久久不去。我们陶醉在这已快醉了的惬意之中。

西岔游记(散文)

也许是累了,饿了。我们这些“文人墨客”也舞起了刀枪,那小马齿苋,蜂蜜泡木瓜格外抢手。我问主人谁做得菜,主人说是自家老婆。我连连夸奖,树起了大拇指。我不是吃家,但凭五十多年口中的实践,也能偿出几分。一盘红红的腊瘦肉,不用猜就是土猪的坐臀肍子,吃在口里,一股浓烈的烟熏味,带着木质的温馨,即不像干煽,又不像蒸炒,非常耐味,自然而然地把我带进了另一个回忆之中,仿佛老父亲“三九”天在土火炉里煨着杆杆酒,火炉上方熏着腊肉,悠然自在的样子。一盆萝卜炖猪腿独具特色。猪腿熏得软硬合式,皮熏得有点硬却很有劲道,而肉却落口消化,吃起来,肥而不油,油而不腻。别小看这道菜,既要熏的适度,又要炖得适中,火候极难掌握。还有一道用酒米酪成的小饼干,极俱特色,不知道咋个做出来的,我想,这可能是只有西岔的女人用西岔的酒米才能做出来吧。
为了感谢詹姓农家热情厚意,李老师赠送了主人家一个匾,我们举行了简单的挂匾仪式。匾是由书法家李忠林老师亲手书写和装裱。李老师不愧为名家,字迹遒劲奔放,功力深厚,词意深远。我们鼓起了阵阵掌声。
临行时,我们与主人握手辞别,我们说,我们还会来的。

西岔游记(散文)

这次采风,不虚此行,收获颇丰。但愿能引起当地政府的的重视,把阮家沟瀑布群开发,利用起来,造福于人类。我希望下次再来的时候,有新的感想。

【旬阳人网欢迎您的投稿 512260732@qq.com】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我的收藏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