旬阳奇石
花季少年收藏陈阳友
济公活佛收藏陈阳友
寂寞呐喊收藏陈阳友
摘星捧月收藏陈阳友
巴山烟雲收藏陈阳友
伏羲始祖收藏陈阳友
梁祝相会收藏陈阳友
温柔帅哥收藏陈阳友
金猪纳财收藏陈阳友
天官赐福收藏陈阳友
上一页 1 2 3
...
下一页
旬阳散文

麻坪戒赌碑之溯源    文/汪兴龙

 二维码 109

1399296573.jpg


我的家乡——美丽的旬阳。历史悠久,人文景观独特,早在新石器时代就是南北文化接触地带之一,如今也是全国文化工作先进县。县城位于汉江、旬河交汇处,曲水环流,形成太极,被誉为“天然太极城”。就在这座文化名城的西北边陲麻坪镇有一件至今保存完整,具有史料价值的文物——“戒赌碑”。

笔者于2014年,怀着好奇的心情专程前去做了探访,在当地一位90岁高龄老人的讲述中,这段尘封已久的历史本源将被还原。

追溯到光绪三十四年,赌博之风滋生蔓延,庶民不遵大清国法,有的恶不悔改,擅敢窝点设局,聚集赌博,而赌之兴盛。在这期间,上至社会高层的官僚、做生意的巨贾,下到庶民,赌博成瘾,有的屡赌屡输,牵牛架户,影响恶劣。

开始是“游惰”之民,“闲散”人员,他们赌博方式繁多如投壶、叶子戏、马吊、纸牌、骨牌、骰子、摇摊、斗鹌鹑、花会等;也有不少新创的方式,如“叉麻雀”(麻将前身),导致商人无心经商,马拴在“大马道”边的拴马桩上(现在拴马桩仍保存完好),沉迷赌场,老百姓无心耕作,田地荒芜。

甚至有人错误的认为“小赌可以养家糊口,大赌可以兴家创业”而误入此道,无法自拔。赌博把人的争强好胜本性与贪图钱财、侥幸求胜的弱点融合在一起,使人在游戏娱乐的过程中满足贪欲。许多年轻的学子寂寞空虚寻求刺激而堕落牌局,特定气氛与周遭不良的环境,曾一度使多少人深陷茫茫赌海,无法自拔。

当时流传一首歌谣:“高树悬树果,摘来作骰子。蹦跳骰盘上,使我心欢喜。如饮山产,苏摩树汁味。雀跃诸骰子,逗我去尝试”。(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从尝试到着迷,再到深陷其中,贤慧的妻子抛他而去,和睦的家庭人去房空。尽管朝廷首禁,但地方之大,再加上政令不严,所以屡禁不止。在强烈赌瘾的驱使下,赌徒们依然毫不畏惧地走进赌场,孤注一掷,去做最后一“搏”。希望能赢上一场。不料,无缘好运,又一次败北。输光了家中的钱财,只得将妻子抵押于人以偿赌债。

真可谓“赌徒之妻子,折磨遭遗弃。慈母悲伤,何处子游戏?负债者恐惧,渴望得钱财。算计人家宅,蹑足中来。”身无分文,怎样还清欠债?如何赎回妻子?走投无路之际,只得去做鸡鸣狗盗之事。殊不知,这是在犯罪的道路上越来越近,最终免不了牢狱之灾。

段柏崖老先生乃当时麻坪丝铺学堂师傅,看到如此恶风陋习实属伤风败俗,致使许多家庭支离破碎,有的孩子也学着大人耍钱,老先生气的银白的须发乱飞,心如刀割,他毅然决定以自己的微薄之力号召乡亲戒赌。

当时赌博的歪风邪气已经形成,且愈演愈烈,要想根除谈何容易,但老先生没有退缩。他首先从所教学子的家长开始,每天下午上完课后,拄着拐杖,迈着蹒跚的步子,深入到学子家中讲赌博的危害,告诉老百姓发财要靠勤劳的双手,而不是“赌”!

输了想翻本,赢了还想乘胜追击。这些人哪能听得进去一个老先生的劝告,仍然我行我素。段老先生急了,他干脆讲罢课,饭都顾不得吃,就挨家挨户做起了劝赌的工作。先生认为:赌博不戒,商不经商,农不务农,学不专学。只要是赌博的人家就去劝,只要有聚赌的场子就去制止,无论你白眼也好,恶语相向也罢,老先生俨然化身成了赌徒克星,戒赌之神。

在此期间,他还联合当时有个志同道合的叫施文炳的教书老先生创作了一首戒赌诗:“贝者是人不是人,只为今贝起祸根,有朝一日分贝了,到头成为贝戎人。”学生看后不得其解,于是他点破其意:“贝者为‘赌’,今贝为‘贪’,分贝为‘贫’,贝戎为‘贼’,此乃赌、贪、贫、贼四字也。这四字将赌徒的行为、赌徒的心态、赌博的后果以及赌徒的下场都融入诗中,实为戒赌诗一绝。”学生听后,恍然大悟,于是乎把它当作儿歌广为传唱。

唱给老、乡邻听,一传十,十传百,凡有赌钱的地方就有这样的歌谣响起,来扫赌徒的兴,打击赌棍的心。一首通俗易懂的戒赌歌谣,把赌博的危害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功夫不负有心人,老先生的努力终于唤回了许多沉迷赌海之徒,改邪归正。

但他深知要想将戒赌之风深入人心,势必要号召社会正义之士一起加入劝赌的行列,同时还要广泛发动乡邻。于是就找到当地的保正、首士、保长、乡约,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喻之以害。把这些人组织起来,让他们以身作则,发挥带头作用,大打一场戒赌之仗,使赌博者像过街的老鼠,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禁赌方可大奏成效。

经过不懈努力,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赌博的危害,还有的人自发地加入到了劝赌的队伍,“大马道”上商旅通行,庄稼地有了耕作的庶民,学堂的学子也安心读书了,老先生的愁眉苦脸终于显露出了久违的笑颜。

就在他满意的捋须点头时,忧心顿生:要防止赌博之风死灰复燃。于是他又马不停蹄地再次找来保正、首士、保长和乡约,商议在麻坪丝铺的繁华地带——“骡马店”立一座“戒赌碑”, 势必彻底切除“赌博”这个毒瘤, 以正乡风,警示后人。

听说要立“戒赌碑”了,回头是岸的乡邻都主动捐钱出力。往事如烟,恍然如,他们要用这座碑引以为戒,做为新生活的起点,用辛勤的双手开创幸福的明天。

在光绪三十四年的一个黄道吉日,乡邻们敲锣打鼓,鞭炮齐鸣,像过节一样,矗立起了这两块青石篆刻的石碑,碑文楷书阴刻,一块上面赫然刻着几个大字“严禁赌牌”,及发起人段柏崖老师傅的大名,以及见证人、监督人、保正、首士、保长、乡约的名字、立碑缘由和违者处罚措施。

碑文一方面指出赌博之徒对社会和家庭的严重危害,并为之深恶痛绝;另一方面规定了严厉的惩戒条律,赏罚并举,以正乡风民俗。这充分说明在当时查赌、禁赌、惩赌,以成为群众性的自发行动,并且有其广泛性和普遍性。这对于维护社会秩序,纯正乡风民俗,起到了不可估量的历史作用。在社会主义的今天,仍有着可供借鉴的现实意义。另一块碑则清晰地镌刻着捐钱人的姓名。

此碑如包拯的铡刀,带有威严凛冽之气,同时透射出强大的社会正能量。矗立后,赌博耍钱之风戛然而止,寥寥几个顽固不化之赌徒也销声匿迹了。正义战胜了邪恶,这场戒赌之战终于取得了胜利。老百姓过上了安宁祥和的生活,但他们没有忘记曾拄着拐杖,不辞劳苦,劝自己回头是岸的教书先生。段柏崖的名字也就像这座戒赌碑一样永远立在了后人的心里,万古流芳。

走出这段历史的尘埃,心灵仿佛经历了一场圣洁的洗礼,当我再次站在这座屹立百年的“戒赌碑”前,犹如面前矗立着一面明镜,不禁肃然起敬,心潮澎湃:这是一份惩赌戒赌的乡规民约,对犯赌者起到了惩恶扬善之作用,也是一份不可多得的民俗研究档案史料。在社会主义时代的今天,我们仍具有着可供借鉴的现实意义,对公民又何尝不具有深远的教育意义,对构建和谐社会实现中国梦更是有着不可代替的作用。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